陳建英與廈門市聚成錦華企業管理顧問有限公司、深圳市聚成企業管理顧問股份有限公司勞動爭議一審民事判決書

法律文書字數 2927閱讀模式

廈門市思明區人民法院

勞動爭議一審判決書

原告:陳建英,女,1969年4月23日出生,漢族,住福建省廈門市海滄區。
委托訴訟代理人:張曉莉、高雪玲,福建志遠律師事務所執業律師。
被告:廈門市聚成錦華企業管理顧問有限公司,住所地福建省廈門市思明區體育路**華夏工業中心配套樓****,統一社會信用代碼91350203784174219Q。
法定代表人:黃春梅,總經理。
被告:深圳市聚成企業管理顧問股份有限公司,住所,住所地廣東省深圳市福田區園嶺街道八卦路眾鑫科技大廈第**社會信用代碼914403007504749423。
法定代表人:李俊英,總經理。
上述被告共同委托訴訟代理人:黃龍欣,深圳市聚成企業管理顧問股份有限公司職員。

根據當事人的陳述和經審查確認的證據,本院認定事實如下:
陳建英于2006年3月18日入職廈門聚成公司。2015年10月21日陳建英與深圳聚成公司簽定《勞動合同書》,約定合同期限自2015年10月21日至2017年10月20日止,試用期為2個月,工作崗位為營銷管理,試用期和試用期后工資不低于9000元/月。2015日10月21日,陳建英在廈門聚成公司任職總經理,擔任法定代表人。陳建英與深圳聚成公司于2017年11月1日又簽定固定期限《勞動合同書》,約定合同期限自2017年10月21日至2018年10月20日止,工作崗位為營銷管理崗,無試用期,工資待遇不低于12000元/月。
2019年5月8日,陳建英向“聚成股份管理公司聚成集團5部廈門總經辦”提交普通申請單,載明其因個人身體原因請求離職,目前公司還欠其2018年8月至2019年4月個人款項合計320734.36元,案外人馬蘭周接收后提出支付建議,案外人華紅兵接收后“同意”。馬蘭周是深圳聚成公司的總裁、劉艾艷是深圳聚成公司司片區督導、華紅兵是深圳聚成公司的副總裁,已經離職。2019年6月1日陳建英離職,離職證明由廈門聚成公司出具,并加蓋廈門聚成公司公章,離職原因系個人原因。2019年6月,廈門聚成公司出具《關于陳建英法定代表人免責聲明》,載明“陳建英,原任廈門市聚成錦華企業管理顧問有限公司總經理、法定代表人。由于個人原因,從2019年6月1日起辭去廈門市聚成錦華企業管理顧問有限公司的總經理職務。從2019年6月1日起,陳建英不參與公司任何的經營活動,公司在經營中涉及的所有風險與法人陳建英無任何關系,特此聲明!”該聲明加蓋了廈門聚成公司和深圳聚成公司公章,馬蘭周也在該聲明上簽字。
另查明,陳建英辭職后,廈門聚成公司作為甲方與案外人廈門度生企業管理有限公司作為乙方簽訂《顧問協議》,聘用廈門度生企業管理有限公司指派的陳建英擔任廈門聚成公司的業務顧問,協議期限自2019年6月1日至2019年11月30日止,約定乙方顧問費為5000元/月,如乙方顧問在協議期限內個人出單,業績歸屬為甲方公司,業務提成按照甲方獨立營銷總監的標準核算。2019年6月20日和7月2日,廈門聚成公司分別向陳建英支付10306.4元和55553.12元工資,2019年11月22日,深圳聚成公司向陳建英支付100000元人民幣。
2020年5月29日,陳建英向廈門市勞動人事爭議仲裁委員會申請仲裁。同日,廈門市勞動人事爭議仲裁委員會以仲裁申請不屬勞動爭議為由作出廈勞人仲案不字[2020]0091號《不予受理仲裁申請決定書》,不受理陳建英的勞動爭議仲裁申請。陳建英不服上述決定,向本院提起訴訟。
再查明,廈門聚成公司是深圳聚成公司的全資子公司,深圳聚成公司是廈門聚成公司的唯一股東。
以上事實有:陳建英提供的《勞動合同書》、離職證明、申明、申請單、未支付明細表、提成和獎金明細表、銀行流水、工商信息、工商信息、顧問協議、微信記錄和《不予受理仲裁申請決定書》等證據以及法庭筆錄為證,本院予以確認。

本院認為,陳建英與深圳聚成公司簽訂有書面勞動合同,建立勞動關系,雙方均應遵守勞動法律法規履行相應義務。
一、關于深圳聚成公司和廈門聚成公司關系的問題。本院認為,廈門聚成公司是深圳聚成公司的全資子公司,系一人有限公司責任公司,深圳聚成公司是廈門聚成公司的唯一股東,深圳聚成公司未提交證據證明廈門聚成公司財產獨立于深圳聚成公司自己的財產,陳建英要求深圳聚成公司對廈門聚成公司的債務承擔連帶責任應予準許。廈門聚成公司在庭審中對其尚欠陳建英在職期間未支付的款項242400.87元和2019年6月2864.4元、7月980元的提成款予以確認,本院予以采信,廈門聚成公司和深圳聚成公司應在陳建英上述債務承擔清償責任。
二、關于陳建英主張的7至11月顧問費用問題。
《顧問協議》是廈門聚成公司與案外人廈門度生企業管理有限公司簽訂的,廈門度生企業管理有限公司指派陳建英擔任廈門聚成公司業務顧問,廈門聚成公司、深圳聚成公司以陳建英已經違約且沒有到公司進行實質顧問工作為由拒絕支付報酬,但《顧問協議》中并未約定陳建英需至公司工作,廈門聚成公司、深圳聚成公司也未能舉證證明陳建英存在違約行為,反而承認陳建英在2019年6月、7月的提成收入,因此廈門聚成公司、深圳聚成公司的主張并不成立,廈門聚成公司應按照合同約定支付陳建英2019年7月至11月顧問費用共計25000元,深圳聚成公司應承擔連帶責任。
綜上,陳建英自認廈門聚成公司、深圳聚成公司向其支付的款項共計168694元,超過了廈門聚成公司、深圳聚成公司確認的支付款項的165859.52元,本院予以認可。陳建英只主張廈門聚成公司、深圳聚成公司應向其支付薪資報酬92451.27元,并未超過廈門聚成公司和深圳聚成公司應償付的債務金額,可予照準。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勞動法》第五十條,《中華人民共和國勞動合同法》第三十條,《中華人民共和國公司法》第六十三條,《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勞動爭議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十三條,《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六十四條第一款之規定,判決如下:

一、廈門市聚成錦華企業管理顧問有限公司應于本判決生效之日起十日內支付給陳建英薪資報酬92451.27元(包括提成、顧問費);
二、深圳市聚成企業管理顧問股份有限公司應對廈門市聚成錦華企業管理顧問有限公司上述付款義務承擔連帶賠償責任。
如果未按本判決指定的期間履行給付金錢義務,應當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二百五十三條之規定,加倍支付遲延履行期間的債務利息。
案件受理費10元,減半收取計5元,由廈門市聚成錦華企業管理顧問有限公司和深圳市聚成企業管理顧問股份有限公司共同負擔。
如不服本判決,可在判決書送達之日起十五日內,向本院遞交上訴狀,并按對方當事人的人數提出副本,上訴于福建省廈門市中級人民法院。
本案生效后,負有履行義務的當事人須依法按期履行。逾期未履行的,應向本院主動報告財產情況,并不得有隱匿、轉移財產或高消費行為。本條款即為執行通知,本案進入執行后,人民法院不再另行發出執行通知。違反本條規定的,人民法院可以依法對相關當事人采取列入失信名單、罰款、拘留等措施;構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責任。

審判員林偉斌
代書記員周蕾

2020-12-11

(本文來自于網絡,相關當事人如有異議,請短信聯系我們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