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州軒龍車業有限公司與單開龍追索勞動報酬糾紛二審民事判決書

法律文書字數 2458閱讀模式

江蘇省常州市中級人民法院

追索勞動報酬糾紛二審判決書

上訴人(原審原告):常州軒龍車業有限公司,住所地常州市新**孟河鎮富平路**,統一社會信用代碼91320411MA1MMGJ62T。
法定代表人:徐道翠,該公司總經理。
委托訴訟代理人:蔣天津,江蘇云盾律師事務所律師。
被上訴人(原審被告):單開龍,男,漢族,1988年12月2日生,住常州市新**。

一審法院認定的事實:2016年6月8日,軒龍公司登記設立,類型為徐剛一人獨資的有限責任公司。2016年9月13日,徐剛(甲方)與單開龍(乙方)、毛富勝(丙方)簽訂《軒龍公司投資入股協議書》,約定三方以貨幣方式出資,共200萬元,甲方徐剛出資100萬元,占公司股份50%;乙方出資50萬元,占股25%;丙方出資50萬元,占股25%。協議第四條第4款約定,甲方與乙方為公司經營者,其中甲方為公司法人,如丙方不參與公司經營,但可以派駐會計并對公司經營狀況進行監督和建議…;協議第五條第1款約定,股東參與經營,本著公司初步運營,參與經營股東以年薪8.4萬元支付,后續根據公司狀況,協商一致后可調整。后單開龍參與軒龍公司的經營。因向軒龍公司主張工資未果,單開龍向常州市新北區勞動人事爭議仲裁委員會(以下簡稱新北勞動仲裁委)提起仲裁。主要依據是加蓋軒龍公司公章和財務專用章的《薪資未支付證明》,內容為:茲單開龍從2017年5月起擔任軒龍公司副總經理一職至今,因財務資金問題未如期支付薪資,為便于日后薪資結算,故特此證明。截止2019年1月,合計未支付薪資21個月(2017年8個月,2018年12個月,2019年1個月),按照本公司副總經理職位薪資支付標準每個月薪資7000元加每個月500元油費補貼,共計每個月需要支付薪資7500元,21個月(2017年8個月,2018年12個月,2019年1個月)未發放薪資總計157500元。另外是《軒龍公司投資入股協議書》第五條第1款的約定。徐剛代表軒龍公司出庭辯稱,對單開龍的仲裁請求不認可。第一,單開龍提供的《薪資未支付證明》真實性存疑,公章不是公司法定代表人蓋的,也沒有法定代表人簽字;第二,軒龍公司員工工資均已支付,單開龍的主張不認可;第三,單開龍在軒龍公司處工作能接觸到單位公章;第四,單開龍的請求是為了逃避個人債務。新北勞動仲裁委經審理,于2020年4月7日作出新勞人仲案字[2020]第224號仲裁裁決:自仲裁裁決書生效之日起十日內,軒龍公司一次性支付單開龍2017年5月1日至2019年1月31日期間的工資144000元。嗣后,軒龍公司不服仲裁裁決,遂訴至法院。在勞動仲裁和本案庭審中,單開龍均認可曾收到軒龍公司以現金形式支付過4000元工資。2020年5月20日,軒龍公司法定代表人由徐剛變更為徐道翠,并新增徐道翠為股東。徐剛和軒龍公司承認未支付過單開龍工資,因為從公司經營之初,公司一直是虧損狀態,所以徐剛和單開龍一直未拿工資。
對于《薪資未支付證明》是否系單開龍私自蓋章形成。2020年3月26日,徐剛曾向公安機關報案,稱證明系單開龍私蓋形成(公安機關未有調查結論)。單開龍在庭審中陳述稱,該證明并不是自己私自偷蓋公章形成,而是徐剛交付給自己。當天的情況是,徐剛要求單開龍向其個人出具9萬多元的借條,因為有借支費用,并將《薪資未支付證明》交付給單開龍,表示公歸公、私歸私。

一審法院認為,勞動者合法權益受法律保護。單開龍基于投資入股協議書的約定,實際參與軒龍公司經營,有權獲得勞動報酬。其所提交的工資證據,并非僅是《薪資未支付證明》,還有協議書第五條第1款“股東參與經營,本著公司初步運營,參與經營股東以年薪8.4萬元支付,后續根據公司狀況,協商一致后可調整”的約定相印證。另外,針對軒龍公司提出因公司虧損所以徐剛和單開龍一直不拿工資的說法。法院認為,工資的調整或不發放是需要雙方“協商一致”的,并不是徐剛可以單方決定的。故對軒龍公司的請求不予支持。經計算,軒龍公司應支付單開龍的工資為143000元(7000元/月×21個月-4000元)。綜上,一審法院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勞動法》第三條、第五十條,《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一百四十二條之規定,判決:軒龍公司于判決生效之日起十日內支付單開龍2017年5月1日至2019年1月31日期間的工資143000元。如果未按判決指定的期間履行給付金錢義務,應當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二百五十三條之規定,加倍支付遲延履行期間的債務利息。案件受理費減半收取5元,由軒龍公司負擔。
本院認為,《中華人民共和國勞動合同法》規定,用人單位自用工之日起即與勞動者建立勞動關系;用人單位應當按照勞動合同約定和國家規定,向勞動者及時足額支付勞動報酬。本案中,軒龍公司于2016年6月8日登記設立時,系自然人徐剛一人獨資有限責任公司。同年9月13日單開龍與徐剛、毛富勝簽訂《軒龍公司投資入股協議書》后,已實際參與了公司經營。對于該事實,雙方當事人均無異議。在勞動仲裁及一審審理過程中,軒龍公司承認其未向單開龍支付過工資,單開龍則自認曾收到軒龍公司以現金形式支付的4000元工資。單開龍提供的《薪資未支付證明》加蓋了軒龍公司的公章和財務專用章,軒龍公司雖然對該份證明材料不予認可,認為系單開龍自行偽造的證據,但其并未提供足以反駁的證據加以證明。根據投資入股協議書中相關約定及法律規定,單開龍有權獲得勞動報酬,軒龍公司理應向其及時足額支付。一審法院據此確定由軒龍公司向單開龍支付勞動報酬,并無不當。綜上,軒龍公司提出的上訴理由缺乏事實依據和法律依據,本院不予支持。一審判決認定事實清楚,適用法律正確,本院予以維持。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一百七十條第一款第一項規定,判決如下:

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二審案件受理費10元,由上訴人軒龍公司負擔。
本判決為終審判決。

審判長楊成
審判員陳倩
審判員顧洋
書記員鄧蘭銘

2020-12-12

(本文來自于網絡,相關當事人如有異議,請短信聯系我們刪除)